妙可蓝多还不够?“贪心”的蒙牛再度加码,这个板块必须拿下

休闲食品
快消   阅读量:986  •  2020-07-06 04:08   原创
蒙牛无愧于乳业巨头的称号,不仅体现在企业规模、品牌影响力上,隔三差五的“新闻”就足以让其长期保持在乳业热搜的前列。




文 |  司马一

蒙牛无愧于乳业巨头的称号,不仅体现在企业规模、品牌影响力上,隔三差五的“新闻”就足以让其长期保持在乳业热搜的前列。收购也好、合作也罢,无不显示出蒙牛的确是一头努力上进的“牛”。

这一次,是奶酪业务。选择与Arla成立合资公司,将奶酪业务全部注入后者,显然,蒙牛在奶酪市场有着更大的图谋。

01
进一步的合作

最近,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发布《阿拉福兹有限责任合作社与中国蒙牛乳业有限公司新设合营企业案》公示文件。内容显示,中国蒙牛乳业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实体与阿拉福兹有限责任合作社(即Arla Foods)及其关联实体达成一揽子交易计划,包括:(1)设立一家交易双方共同控制的合营企业;(2)合营企业在设立后收购内蒙古蒙牛奶酪有限责任公司的全部股权。

另据公开资料显示,内蒙古蒙牛奶酪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8年,为内蒙古蒙牛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全资持有,经营范围为乳制品、预包装食品、散装食品、含乳固态成型制品、饼干、饮料(固体饮料类)的生产、销售等。根据前述文件内容,现在,蒙牛将把牛奶酪公司全部注入未来与Arla的合资公司,二者将共同运营。


对于此次合作,蒙牛官方表示,“本次合资公司是双方前期在奶酪合作方面的延续,由此完成了从生产加工到终端销售的合作一体化”。截至目前,合资公司的产品线涵盖儿童奶酪、休闲奶酪、佐餐奶酪及高端奶酪产品等,旗下品牌包括Arla爱氏晨曦,高端奶酪品牌嘉士德罗Castello和专业的黄油品牌乐派克Lurpak等。

蒙牛和Arla在奶酪业务上的合作并非没有征兆。早在去年底,Arla高层在谈到中国市场机遇的时候就提到,“因奶酪的增长表现也很好,未来几年,我们会与合作伙伴蒙牛一起推动奶酪业务的发展。”彼时,该高层就透露过,与蒙牛刚刚成立了一家专注于发展奶酪业务的合资公司。

02
亲上加亲的结合

尽管Arla是一家来自欧洲的公司,但这绝不是大洋两岸超时空的联姻,而是一场“自己人”之间的近亲合作。

蒙牛与Arla的合作可以追溯到2006年。彼时,Arla就与蒙牛合资成立了阿拉蒙牛合资公司,共投资6.6亿元人民币,蒙牛集团占股51%,Arla 占股49%,生产婴幼儿配方奶粉。

2012年,蒙牛与Arla及中粮集团签署协议,Arla 以22亿港元入股蒙牛,持股约5.9%。当时的蒙牛正遭受2011年底黄曲霉素问题带去的业绩和股价下滑,Arla以产业资本的方式进入蒙牛,不仅能够帮助蒙牛恢复元气,还极大地提振了投资者的信心。 

到2019年上半年,得益于ELN业务(Early Life Nutrition,生命早期营养,即婴幼儿配方奶粉)的强劲增长,Arla在中国市场的收入大约增长了50%。

尽管中国在Arla全球总收入中的占比很小,但却一直被视为“增长潜力最大”的市场。这一点对于任何行业而言都无需多言。Arla方面也表示,“这(中国)是一个快速增长的市场,而且我们看到了中国消费者对于有机奶粉、有机牛奶和奶酪的兴趣。在中国,我们还与蒙牛有很棒的合作伙伴关系。这些因素加起来,让我们有信心实现持续的强劲发展。”

凭借和蒙牛的合作,Arla在奶粉业务已经有了较好地发展,奶酪业务也水到渠成地成了下一个目标。而蒙牛方面,也需要Arla的原料和技术来生产奶酪,然后销售出去。

截至目前,Arla仍然是蒙牛的战略股东。简单说,就是蒙牛和自己的股东一起建立了一个合资公司,然后把自己原来奶酪业务注入到这家合资公司里——亲上加亲的关系。

03
为什么是Arla?

与Arla合作,一方面肯定有“自己人”的便利关系,更重要的是,在蒙牛看来,Arla是值得托付的。

据了解,Arla始于1881年,总部位于丹麦,是欧洲历史最为悠久,规模最大的乳业公司,也是全球最大的有机乳品生产商。2018年,Arla的销售额达到110亿欧元,牛奶销量达142亿公斤。

有知情人士告诉快消君,Arla是与丹麦、挪威的奶农合作社组成的公司,奶源供应十分充足。这就能保证原料供应的品质好,成本相对较低。

与Arla合作,能够进一步夯实蒙牛上游原料供应的基础。同时,蒙牛方面还看重Arla先进的奶酪生产技术,以及强大的奶酪研发能力。

Arla也能凭借蒙牛在中国强大的营销推广能力和广泛的销售渠道资源,共同拓展奶酪市场。上游干上游的事,下游干下游的事,分工明确,显然可以让成本更低,结果更高效。

从蒙牛大的战略来看,这既有助于推动其整个供应链体系的完善,还能助力新增长品类的业务布局。Arla也能通过和蒙牛的合作大大提高自身品牌在中国市场的变现能力。

某种角度而言,这是一次不分你我的合作,毕竟二者的利益是死死地捆绑在一起的,无论之于合资公司还是各自品牌而言。

04
奶酪市场的机会

奶酪又名干酪,是一种发酵的牛奶制品,其性质与常见的酸牛奶有相似之处,都是通过发酵过程来制作的,但奶酪的浓度比酸奶更高,近似固体食物,营养价值也更加丰富。

奶酪源自于西亚,但真正流行并开始酝酿各种不同风味却是在欧洲。

在西方,人们对奶酪的食用相当普遍,基本可以充当日常食物中的标配。但在中国,大部分人对于奶酪的认知还比较初级,对于口味要求也没有那么高。截至目前,奶酪还是一种相对小众的乳制品。

也因此,中国奶酪市场才有巨大的发展潜力。相关研究显示,中国是全球奶酪品类增速最快的市场之一。

欧睿数据显示,2018 年中国奶酪市场规模(零售额口径)达58.33亿元,同比增16.8%,并预计2023年市场规模增至105.3亿元。

英敏特今年1月发布的报告也显示,虽然整体规模还不大,但在过去五年中,中国奶酪市场的年复合增长率高达30.1%,排名全球第一。而在包括英国、西班牙、比利时、瑞士、芬兰、意大利等欧洲成熟奶酪市场,近年来的增长则持平或略有下滑。

从数据来看,奶酪市场前景巨大,但这也意味着众多玩家的入局和竞争,对蒙牛是这样,对其他玩家也一样。

05
如何杀出重围?

尽管蒙牛在液态奶、酸奶方面都有着令人艳羡的成绩,但是在奶酪领域,蒙牛并不具备特别明显的优势。

截至目前,蒙牛和Arla在中国奶酪市场所占的份额都不算太高。根据前述公示文件所述,在同一相关市场,所有参与集中的经营者(即中外合资双方)所占市场份额之和小于15%。存在上下游关系的参与集中的经营者,在上下游市场所占的市场份额均小于25%。

有业内人士介绍,目前中国的奶酪市场上,烘焙奶酪7成的市场被恒天然控制,餐食奶酪品牌很多很分散,但是份额都不是很大。

从接受程度来看,传统奶酪的口味和吃法似乎还没有征服中国消费者的味觉。Arla高层也在去年提到,奶酪业务最大的挑战在于研发出适合中国消费者的产品。

零食奶酪可能是未来奶酪在中国市场的发展方向。英敏特在报告中指出,在亚洲地区,再制奶酪零食是奶酪品类的增长驱动力。单就中国来看,零食形式的奶酪受到更大的关注。

在这方面,蒙牛和Arla的合资公司也做出了不少努力。早在2014年,Arla就在北京成立了中国创新中心,专注于研发适合中国消费者的奶酪,并表示,“奶酪业务很重要,所以我们需要有一个专门的研发平台。我们在中国售卖的奶酪产品只在中国售卖,是专为本土消费者研发的。”

近几年,合资公司还推出了类似酸奶包装的“鲜奶酪”、芒果慕斯味的奶酪甜点产品等。想来,日后还会有更多新产品上市。

但同时,竞品们也都在加紧布局。包括酵醇酪干、含DHA及多种维生素的再制奶酪、含有膳食纤维和双歧杆菌以促进消化的干酪等在内的多种奶酪都蜂拥至这条赛道。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蒙牛和Arla能在奶酪这条赛道上创造出怎样的“风景”,都需多多努力。


广告

声明:快消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快消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 和来源:“快消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快消网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fbc180”关注“快消网”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Copyright 2014 快消网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