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正耀危局:瑞幸咖啡造假证据浮出水面,13年心血拱手让人

饮料
快消   阅读量:1717  •  2020-06-09 09:15   原创
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参与造假,或面临中、美两方追责,更拖累了自己13年一手打造的神州租车。



?文 |  李珂

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参与造假,或面临中、美两方追责,更拖累了自己13年一手打造的神州租车。

01
刑事危机

日前,财新报道称,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和财政部先后调查瑞幸,掌握了造假相关证据,陆正耀等高层作假行为适用内地的《新证券法》和《会计法》相关法条。数名接近瑞幸自查调查组人士透露,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和财政部已掌握瑞幸作假的证据,包括税收方面,瑞幸为虚增交易交了税。

报道称,由于有陆正耀参与造假的电邮证据,预料陆正耀将被公诉,极有可能面临刑事追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表示,手上已经有几十个瑞幸投资者做索赔预先登记,“想把这个事情操作成国内第一起关于中概股的集体诉讼”。如果立案成功,诉讼期会有1-2年时间。

他还表示,瑞幸可能要面临中美两地同时追责。美国的程序相对成熟,提供不实财务报告和故意进行证券欺诈的犯罪要判处10至25年的监禁,个人和公司的罚金最高达500万美元和2500万美元。不过,中国的新证券法刚实施,在程序、追责、处罚力度上都有偏差。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瑞幸咖啡虚增销售的方式是透过陆正耀的关联公司出售咖啡代金券,涉及数量上千万张。一名虚构的采购员还伪造了超过1.4亿美元的资料和服务付款。此外,在瑞幸上市前一个月,已经有一批公司员工在伪造交易,利用个人帐户购买大量代金券。

目前,陆正耀仍担任瑞幸咖啡董事长,但不再担任提名及公司治理委员会的主席。瑞幸执行长(CEO)钱治亚和营运长(COO)刘剑涉嫌参与造假已被撤职。针对瑞幸咖啡涉嫌人民币22亿元财务造假一事,陆正耀曾表示,“我个人非常自责。无论独立委员会的最终调查结果怎样,我都会承担应有的责任”。

4月26日,瑞幸咖啡北京总部门口停有一辆工商执法车辆,随后又有另一批身着制服的公安部执法人员进入,紧接着,证监会也派调查组进驻瑞幸总部,行使长臂管辖权。次日,瑞幸承认公司正在积极配合有关部门的调查,公司及全国门店运营正常。

除了三大部门协力调查,多位审计人员也对瑞幸的财务状况进行审计,证监会还表示要敬畏市场、敬畏法治、敬畏投资者,愿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境外监管机构加强合作,共同打击跨境违法行为。

5月15日,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收到纳斯达克交易所的退市通知。次日,陆正耀发布个人声明称,“根据瑞幸咖啡的公开披露,目前公司也已根据阶段性调查结果,第一时间处理相关责任人、重组董事会、更新管理层、积极进行整改,但纳斯达克不等最终调查结果就要求公司退市,出乎意料,对此,我个人深感失望和遗憾。”

几乎被逼上绝境的瑞幸,还能撑多久?

事实上,“自爆”以后,瑞幸依然以迅猛的速度在中国开设门店,并承诺进行内部改革。

总部位于纽约的Thinknum Alternative数据指出,第二季度截至5月12日,这家咖啡连锁店在中国市场平均每日开设10家门店。虽然新开设门店的速度较第一季度有所放缓,但快于去年同期。第一季度在资本市场募集了7.78亿美元之后,瑞幸一度以平均每天20家的速度开设门店。

有数据显示,瑞幸“自曝”前一天,自有渠道及外部渠道总销量已经恢复到日均90多万杯,接近今年1月中旬的日均百万杯饮品的数据。倘若按100万杯计算,单店平均每天销量222杯。浑水做空报告中,瑞幸2019年第四季度单店单日真实销量为263杯。

参照瑞幸2019年一季度财报数据,以瑞幸咖啡账上的90亿元现金来看,如果撇开赔偿和罚款,只能撑上一两年。为了筹钱,陆正耀不得不使出“洪荒之力”。

02
断臂自救

事实上,瑞幸咖啡只是董事长陆正耀的三家上市公司之一。2014年9月在香港上市的神州租车、2016年7月在新三板挂牌的神州优车,都是陆正耀一手打造的。瑞幸自曝财务造假次日,神州租车股价暴跌54%至1.96港元,刷新历史最低价并在当日停牌。

6月1日,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称,神州优车已与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订立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北汽集团将向神州优车收购约21.26%的持股。作为国内最大专业租车公司,神州租车提供包括长租、企业租车、国际租车在内的各类业务,服务网点覆盖全国300余座城市,网点数量超1000个。

该公告显示,“神州优车与北汽集团的合作细节和条款仍在磋商当中。”一份不具备法律约束力的公告,也让神州租车与北汽的关系变得微妙。这意味着,神州租车或将迎来北汽这一新接盘侠,但亦有可能落得“一场空欢喜”。

颇为戏剧性的一幕是,港交所权益披露页显示,截至2020年5月11日,陆正耀旗下神州优车持有神州租车的股份恰好是21.26%。如若神州租车与北汽集团达成交割,后者将成为神州租车的第一大股东,而神州优车及其背后的陆正耀也将从股权层面完全退出。同时,神州租车与华平系的交易也宣布搁置。

5月下旬,华平投资对神州租车展开了尽职调查,对神州租车的资产和负债情况、经营和财务情况、法律关系进行了一系列调查。最终,华平投资在5月30日终止了与神州优车的股份买卖协议,停止了对第二批股份的收购。

既然如此,那北汽为何还要充当“接盘侠”坚持入股神州租车呢?

2019年3月,神州优车收购了北汽福田旗下宝沃汽车67%的股权。公开信息显示,北汽集团是福田汽车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7.46%。受瑞幸事件影响,陆正耀的神州系无力支付收购宝沃的剩余价款和宝沃对福田借款。因此,福田汽车同意宝沃通过“以资抵债”的方式偿还借款,但尚有9亿元的本息需要在2022年1月17日前还清,神州优车对这笔债务继续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如果不救陆正耀,那么宝沃与福田汽车之间的借款就会成为一笔坏账;如果救了陆正耀,那陆正耀就有一定的资金去替宝沃偿还借款,子公司福田汽车就不至于血本无归,北汽则抄底成为神州租车的第二大股东,为布局出行领域铺路。

从某种意义上,在被华平投资抛弃后,陆正耀成功“绑架”了北汽,使之不得不蹚神州租车这趟浑水、使之不得不为其苦心经营多年的资本泡沫买单。从瑞幸的自救行动来看,陆正耀已经压上了全部身家——弃车保瑞幸,其培育了13年的神州租车正从手中溜走。

值得注意的是,在同一拨人的操盘下,神州租车也曾面临过当下瑞幸相似的困境。2017年,美国做空机构GeoInvesting曾发布报告称,对神州租车的财务计算方法、关联交易、和关联方神州专车去年下半年单量等提出质疑,称神州租车面临严峻财务困境。

据一神州租车前员工回忆,2015年,租车这个朝阳产业神州在国内的市场占有率一直是第一名,而且,神州旗下的运营、服务也完全是是正常的。不过做租车生意是重资产的,资产折旧率非常的高——一个典型的、适合“老实勤恳”的人去干的行业。

不过,陆正耀和钱治亚等高管层不满于现状,在互联网出行和共享单车在国内兴起之后也想进军互联网产业。但他们的策略还是以重资产为主,不同于滴滴和优步,神州租车的所有车辆都属于公司资产,司机也都是雇佣关系而非滴滴类似的合作关系。因此,即便神州专车运营第一年巨亏37个亿,市场占有率却不到10%。

于是,神州的管理层开始利用上市,将公司的亏损转变为股权人的盈利,从此之后就踏上了“不归路”。“自从神州优车上市之后,神州租车的管理就较为混乱,甚至失去了运营租车的本分和踏实。全公司的人事都在两个公司间交错做事,员工离职率非常高。”上述人士表示。

在他看来,瑞幸不过又重复了一次神州租车当初的“豪赌”。只不过,这一次陆正耀赌输了。

咖啡暴雷,汽车脱手——如今,潮水退去,陆正耀终究还是光着身子的那一个。尽管陆正耀身价上百亿,但他的个人名声在瑞幸造假之后,已经降到了一个新的低点。他原本可以安稳地做一个富豪,做一个优秀的企业家,却也在一念之间让自己陷入“危局”,令人唏嘘。


广告

声明:快消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快消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 和来源:“快消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快消网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fbc180”关注“快消网”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Copyright 2014 快消网 京ICP备14023586号